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宏软件的个人主页

用机器解放人的双手

 
 
 

日志

 
 

被告席上的福尔德,国内某些领盗何时上被告席?  

2008-10-08 10:08: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被告席上的福尔德
http://www.21cbh.com/HTML/2008/10/7/HTML_TE2IKXC4ENRD.html
特派记者 熊敏  2008-10-7 02:00:00

“我对我所作出的公司决策负全部责任,但是从当时的信息来看,这些决策是慎重和恰当的。”美国东部时间10月6日中午,理查德·福尔德用强硬的语气面对全场的听众说。

这天,系着蓝花领带出现在华盛顿众议院会议厅里的他,看上去气宇轩昂,精神饱满,不像是一个刚刚丧失了有158年历史的国际大型投行,引发了金融风暴,正在饱受公众抨击的失败者。

这是62岁的前雷曼兄弟主席自雷曼申请破产保护后的首次公开亮相。在两个多小时里,他端坐国会山瑞本大楼听证室正中央,独自抗击着众议院政府监督委员会10余名议员的攻击。

“在我被埋进土里之前,我会一直追问:为什么我们是唯一不被拯救的?”福尔德用强烈的口气向议员们表明,这个问题最让他耿耿于怀。

6日的听证会只是第一场。在未来三周内,众议院政府监督委员会将对引发这场金融危机的关键机构逐一进行传讯和听证,以便探究危机爆发的原因、责任,为接下来的金融立法改革做准备。问题银行、对冲基金、信用评级机构和联邦金融监管单位,均在“审判”名单之列。

“我只问一句:这公平吗?”

福尔德是本轮国会金融“审判”风暴的首位关键证人。10月6日中午12点38分,当他走进众议院瑞本办公楼一楼的听证室,在主席台对面坐下时,全场都凝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政府监督委员会主席亨利·瓦克斯曼敲响法槌,宣布听证会开始。每位议员有两分钟时间提问。瓦克斯曼本人首先发问。

瓦克斯曼这位小个子的精悍老头是众议院里的自由派代表,自2007年任现职以来,他举办的听证会被认为是国会里最好的。

这次,他展示了一份图表,上面是2000年到2007年间福尔德的薪酬统计。它显示,8年来,通过薪水、股票分红以及奖金等方式,福尔德从雷曼累计获得了4.848亿美元的收入。

“这差不多是5亿美元!福尔德先生,您的银行在走向倒闭,我们国家的经济正在危机之中,而您却拿到了这么多钱,这让老百姓如何接受呢?”瓦克斯曼皱起眉头说,“我只问一个简单的问题:这公平吗?”

福尔德愣住了。他缓慢摘下眼镜,低下头,顿了一下,然后说:“5亿这个数字不准确,我的收入应该略少于2.5亿美元。当然,这仍然是很大的一笔。”

福尔德说,他的收入主要部分是雷曼股票,“现在已经一钱不值。”他强调,到现在他仍持有800万份雷曼股票,甚至可能是雷曼的最大股东之一。“我没有被遣散,我没有黄金降落伞,我没有合同也从来没有要求要有合同。我从来没有出售手中的股票,我对这个公司有信心。”

但瓦克斯曼并不接受这些辩解,他提高嗓音说:“福尔德先生会过得很好,他可以带着挣到的5亿美元作为一个富人抽身离开雷曼,但纳税人却被迫留下,支付高达7000亿美元来拯救灾难中的华尔街和经济!”

福尔德仿佛被人扇了一记耳光,一言不发。

根据政府监督委员会的调查,雷曼下属Neuberger Berman的高管层曾在今年6月上旬致信福尔德,建议高管层今年取消红利。但福尔德对此建议不屑一顾,他在回信中说:“放心吧,这些人只想着自己的钱包。”

“从当时来看决策是恰当的”

当然,按照原定计划,国会今天的任务并不是批判福尔德,而是要查找金融危机的成因,并听取福尔德的立法建议。因此议员们接下来的提问都围绕着雷曼兄弟内控情况、对危机的认识是否及时、是否对投资人公布了真实情况,以及与财政部长的交往史等。

“您怎么能失去了所有的常识?”来自马里兰州的黑人共和党议员邱宁举起一封信件质问:“2006年6月9日有顾问写信给您说公司的流动性有可能很快冻结,但是您仍然对外界说‘公司状况很好’,您认为您有没有领导公司走向过度借贷之路?”

福尔德没有马上回答,他沉默片刻,叹了口气说:“今年市场很难做,我们一直在降低借贷率……”

“我只有不到一分钟了,请您回答是或者不是。”邱宁打断回答,几乎是拷问福尔德。

“我们今年三个季度都在降低借贷率……”福尔德希望继续谈他的工作,但邱宁等不及了。

“抱歉,我还有另一个问题必须得问。这个我就当您否认了。您否认了是吗?我再给您一次机会。”

听众都竖起了耳朵,福尔德顿了一下,没有表示反对。

听证会在紧张气氛中进行了140分钟。无论议员们如何逼问,福尔德都拒不承认自己的决策有误。

在他看来,雷曼的倒闭是市场信心丧失的后果。他在提交的书面证词中认为,导致雷曼破产的“一连串不稳定的因素”包括借贷成本增加,新的会计规则迫使雷曼大幅减记资产,市场的裸卖空行为以及评级公司下调信贷评级的风险。

“为什么我们是唯一不被拯救的!”

“裸卖空操作是把贝尔斯登和雷曼逼上绝路的罪魁祸首之一,”他对议员们建议说,“裸卖空行为需要一个长期规范以避免类似悲剧再演。”

福尔德还把矛头指向美国政府。“为什么我们是唯一不被拯救的?”他质问道。在雷曼申请破产保护前一个星期,政府接管了房地美和房利美,并在雷曼申请破产保护的次日接管了美国国际集团。

尽管不承认决策错误,但福尔德又说:“如果历史能够重来,我会不会做不同的决策?答案是会。”

福尔德说他现在每天睡觉时都在想如果时光倒退,他会如何选择。“在我入土之前,我会一直思考这个问题。这种痛苦将伴随我的余生。”福尔德在听证会接近尾声时忽然狠狠地来了这么一句。

福尔德大半生供职雷曼,从实习生做起。他在得到雷曼的正式工作后,一边打工一边在纽约大学夜校念商学学位。1993年他当上雷曼CEO,用14年把这家华尔街银行发展为有28000名员工的全球银行,业务范围也从固定收益投资拓展到债款抵押债券等。

按照日程安排, AIG公司前CEO Robert B. Willumstad和Martin J. Sullivan将在美东时间10月7日出席第二场听证会。

“这些听证会是立法开始的第一步,他们10年前就应该开这样的会了。”华盛顿政策研究院考林斯对旁听完听证会的本报记者说。

国会目前原本处于休会期。但身为民主党人的政府监督委员会主席瓦克斯曼成功地说服委员会的部分成员留下来加班,考林斯认为,瓦克斯曼是希望在大选前夕举行的这一系列听证会使得公众继续关注对执政的共和党不利的经济议题,以增强民主党的竞选火力。

共和党人也不甘陷于被动。在6日的听证会上,共和党议员约翰·米卡提到房利美的前CEO也有问题,而这位CEO正是民主党人的克林顿总统当政时任命的。言下之意,民主党对危机同样负有责任。

听证会结束陈词时,米卡再次强调,希望下次听证会多讨论房利美的问题。

“政府监督委员会有41名成员,其中23名为民主党人,18名为共和党人,他们很难达成一致。”曾任数位国会议员办公室主任的博格对本报记者表示,而且该委员会也不具备起草金融立法的权力。这事需要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或是参议院银行与住房事物委员会来做。

通常国会从现在起到圣诞节前都休假,但面对今年的经济危机,国会内部正在商量在11月4日大选后再工作一段时间,直到11月24日感恩节。如果未来三周的听证会进行顺利,金融改革立法的起草工作最快可在年内完成。

(本报记者曹咏对此本文亦有贡献)

 

  评论这张
 
阅读(36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