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宏软件的个人主页

用机器解放人的双手

 
 
 

日志

 
 

孙子兵法,战争的目的不是杀人和军功,只是征服。好外交不是寻找敌人。  

2008-06-04 09:49: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战争的目的不是为了杀人和军功,只是为了征服敌人。

所以孙子兵法讲求,首外交,其次兵,其下攻城。

外交的目的不是为了“政绩”,是为了国家的长久利益。

 

转自FT中文网:好外交不是寻找敌人
http://www.ftchinese.com/sc/story.jsp?id=001019787&pos=DAILY_NEWS&pa1=analysis&pa2=0&loc=DAILY%20EMAIL&pa5=hq@ftchinese.com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特约撰稿人丁果(加拿大)
2008年6月4日 星期三
 
此次中国政府在地震救灾中的出色表现,业已初步化解此前奥运火炬传递给中国外交带来的阴影,也多少冲淡了西方媒体和政客们对中国的偏见。然而,若要着眼于长远,化解东西方间的敌意,中国恐怕还得从自身寻找出路,特别是从外交着手,剔除中国外交官心中潜伏的根本性的思维错误。

新中国建国至今,虽然犯过严重错误,甚至有文革的浩劫,但中央各部门的思维模式,都在与时俱进,唯有两个部,情况依旧,一个就是铁道部,建国至今,维持在战争时代中确立起来的“独立王国”模式,结果在全球化跨部委,跨领域的潮流下,显得格格不入,在十七大大部委制的改革中,仍然靠着盘根错节的利益网络,维持旧貌,抗拒进入大交通部,其结果必然会引发更多的问题。另外一个就是外交部,其主导思维是外交就是战场,外交人员就是不穿军装的战士,从事着你死我活的斗争,这种思维方式,在内战时代,在建国初期,在中国被封锁的年代,或许还说得通,但是,进入全球化的时代,进入中国成为世界一极的时代,进入多元共存的时代,这种“战争”处境的外交思维模式,就产生了很大的问题。

这里仅举一例,中国驻外使节,如果把自己看成是“战士”,那就会草木皆兵,到处看到的就是“敌情”,那就不会感受到“友情”,更加不可能会体会到“亲情”,在这种思维模式的主导下,外交的手段就难有“温情”,而是注重“铁面无情”。如此一来,现代外交最重要的工作,广结善缘,柔性斡旋,就变成了次要的东西。

比如中加关系,哈帕领导的保守党上台之后,出现了一些波折,总理批评中国人权,外长抱怨中国间谍多,国会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公民,形势有点复杂,结果,中国大使好像看到了“敌情”,上电视,开记者会,大声指责加拿大政府,甚至痛斥加拿大总理,作为“战士”,战斗性却是很强,但效果如何?作为大使,这样“凶悍”,还如何与驻在国地政府打交道?要知道,中国人讲面子,外国人也讲面子,大使就是要幕后斡旋,是要争取朋友,甚至是化敌为友,而不是比赛谁的声音大,大使是防火墙,也是救火队,有时候还要“代国家受过”,除非邦交国做出违背建交的承诺,大使奉命抗议,不然,就要“软性外交”,扭转局面。大使与外交部发言人角色全然不同,外交部发言人可以“扮黑脸”,但大使总领事大部分情况下都是“扮白脸”,如果中国的对外使节,都是大大小小的“外交部发言人”,都是在风吹草动中可以观察到“敌情”的战士,都是“对待敌人,像秋风扫落叶那样残酷无情”,请问,外交工作还怎么搞?中国驻加大使显然无法再打开冻结的外交关系,而遭遇突然调职的处理,使个人和国家都遭遇损失。

把外交人员视为“不穿军装的战士”,是不是一种“冷战思维”?是不是对驻在国也是一种“隐性的敌视”?在这种思维模式带动下,怎么可能对外国的媒体,外国的政界,尤其是外国的民众,进行“耐心细致”的说服工作,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更值得关注的是,在媒体的时代,有些外交人员为了上位,为了短期引发外交部的重视,为了“政绩”,那就更是大做“外交部发言人”,在媒体做秀,外交手段粗糙,有时候甚至粗暴,谁也不愿意做“细水长流”、外界看不到的具体工作,更不愿意做自己播种,后人收获的“傻事”,因为“战士”就必须建立军功,就必须“喊打喊杀”,才是魅力。然而,奥运前后的中国,在外交上不需要再去寻找“敌人”,而是广结朋友,美国是朋友,日本是朋友,俄罗斯也是朋友,那还有谁不是朋友呢?中国成为世界强国,意味着中国的国家利益走向世界,那就是超越战争,超越冷战,“四海之内皆兄弟”,这样的外交主导思维,才能演出温情热情激情但又是充满人情的外交戏码来,才能破冰融冰春意盎然。中国在外交就是战场的岁月里,都出了周恩来这样让敌人都尊敬的大外交家,如今在外交就是“和平斡旋”的时代,难道就出不了好的外交家?

全球化时代,中国必须摒弃外交工作者就是“不穿军装的战士”的思维定势,创造外交人员就是“纵横士”,就是游说列国的“策士”,就是“邻家叔叔阿姨”的观念——如此,方能化战斗为对话,做出“人情化”的外交、“个性化”的外交、“春风化细雨”的外交,那何愁不能减少敌人,增加朋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评论这张
 
阅读(3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